寫給妻子:想與你共饗晚餐,但戰疫前線需要你,唯愿平安歸來!

更新日期:2020年03月13日 瀏覽次數:

  枯眼望遙山隔水,

  往來曾見幾心知?

  壺空怕酌一杯酒,

  筆下難成和韻詩。

  這是宋朝李禺的回文詩《兩相思·思妻》,丈夫思念妻子和兒子的神情寫的淋漓盡致。這首詩被放在一封丈夫寫給遠在武漢進行醫療支援的妻子——徐州市腫瘤醫院重癥醫學科護士侯亞楠的信里,這短短28個字讓這封信充滿了濃濃的深情和思念。

  自2月13日奔赴武漢支援至今,侯亞楠已經在武漢第一醫院忙碌了一個月,由初到時的緊張忐忑到如今的有條不紊,她付出了更多的努力和汗水。作為一小組組長,她負責的病人多是重病號,很多棘手的護理難題都是她來解決。

  一位83歲高齡、患新冠肺炎的老奶奶因為血管條件很差,每次需要抽血打針都要反復被扎幾次才能成功,再加上患者戴著無創呼吸機不能說話,平時情緒就很煩躁,不怎么配合治療。每每需要抽血打針,老奶奶都會很緊張。而侯亞楠接管這位患者后,再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即使戴著三層手套,面對老奶奶的血管,依然可以一針見血。“雖然老奶奶不能說話,但是我每次抽血前都會和她聊聊天,讓她放松緊張心情。”侯亞楠說,她永遠記得第一次去給老奶奶僅用一針就成功抽血時老奶奶那久違的笑容。因為侯亞楠這手過硬的技術,她也被患者們親切的稱為“侯一針”。對于侯亞楠來說,患者的認可,是對她工作最大的鼓勵,讓她充滿了對未來的希望。

  雖著工作漸入佳境,侯亞楠穿脫防護衣已經非常熟練,她說,工作前的準備時間縮短,就能有更多時間去照顧病人,看著病人從危重變為普通,從普通成功治愈出院,看著病房的人越來越少,特別有成就感,也很驕傲。曾經在武漢上學的侯亞楠對當地的語言很熟悉,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和患者們的溝通越來越多。“每天的護理工作都在一種很融洽的環境中進行,這也是我們每個人的大家庭。想家的時候看到這些可愛的患者們,是一種很好的撫慰。”

  也正因為如此,當侯亞楠收到丈夫的信時,有開心、感動,獲得了來自家人莫大的支持,也讓她更加明白自己的責任和使命!

圖/文 宣傳科